小馒

评论的都是小天使/可能每对CP只有一篇文,而且发的东西很杂,请谨慎关注

【楚萧】山有木兮木有枝(上)

#瞎改的官方剧情

萧疏寒第一次遇到楚遗风的时候,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年。

十五岁时因为一场因缘际遇连挑七位高手,技惊四座,一时声名大噪,也因此遭人妒忌。

萧疏寒因为身体原因,常年克制着自己的情绪。饶是这样,隐隐被同龄人孤立的感觉还是让这位十几岁的少年有些难受。

直到那夜在客栈中遇见楚遗风。

刚开始萧疏寒是没有想搭理他的,但是楚遗风就是自来熟,连哄带骗地说今夜是百年一遇的赏月佳夜,错过一次后悔终身,拉着萧疏寒一起到屋顶赏月。

萧疏寒本来也是不喝酒的,但是楚遗风就是戏多,委委屈屈地说今晚难得良辰美景,竟然要抱着美酒与月独酌,他的人生怎么这么孤苦。

于是萧疏寒只好勉强喝了一点。萧疏寒没喝过酒,也猜到自己酒量很差,结果今天一喝才知道,竟然比他想象得还差,简直沾唇即醉。

在几分醉意中,萧疏寒在澄净的月光下听楚遗风说“人生苦短,事事太过强求,累心累己”,仿佛有所感悟。

可没等他感悟完,屋顶下忽然传来一声吼。

“喂!上面的两个毛贼!是不是你们偷了我的陈年女儿红!”

两人往下一看,竟是一位发福的中年人带着一群捕快围在屋下。

楚遗风来的时候客栈已经被山贼占领了,他便顺手将贼匪赶跑然后肆无忌惮地住起了免费旅店,此时一看屋顶下这架势,像是客栈原主人带着官府捕快来收复这家客栈,发现客栈里最贵的酒不见了,便来质问屋顶上两个陌生人。

掌柜的凭着月光看见屋顶上的两人抱着一坛眼熟的酒喝得畅快,其中一人还哈哈大笑,毫无做贼的心虚感,简直气疯了。

“糟糕!”楚遗风当机立断,一手抱着没喝完的好酒,一手拉着萧疏寒转身就跑。

萧疏寒:“???”

掌柜的在后面着急地喊道:“毛贼别跑!还我酒钱!”

楚遗风跑得气也不喘地回道;“没钱!”

萧疏寒差点克制不住地跟着喊出来:“我有啊!!!”


跑了一段路,楚遗风感觉那些捕快不会追上来了,便靠着一棵树停了下来。

身旁的萧疏寒气息微喘。武当修炼以静养功,萧疏寒本身天生不足,一番折腾下来感觉心胸微有不适,可是此时心里却升起一股快意,这种十几年来从未体验过的感情几乎压抑不住。

萧疏寒看着楚遗风,他的笑容映着月光的清辉越发耀眼。

这人脸上总是带着笑,有时微笑有时大笑,好像总有很多好玩的事情。

萧疏寒忽然说:“我们武当山的月色也很美,如有福缘,还能欣赏到月夜下的云海奇观。有机会的话可以来看看。”


两人都有要事在身,第二天便各奔东西了。师祖吩咐的事务萧疏寒不敢怠慢,直奔皇宫将丹方交给圣上,便要回武当了。

在回武当的路上,萧疏寒忽然想起那晚陈年女儿红的滋味,又想到自己鲜少下山,便大着胆子绕道去了趟金陵。

六朝金粉付秦淮,人们都说金陵热闹,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萧疏寒简直看花眼了。

这天阳光明媚,萧疏寒走在一条大街上,忽见旁边屋子里冲出一名壮汉,嘴里大喊着:“哪个不长眼的撞到了老子!”,一边不长眼地向萧疏寒冲过来。

萧疏寒毫无波动,正想施展轻功躲过这个壮汉,突然被人整个抱住,一个转身便避开壮汉。

萧疏寒抬头一看,楚遗风一张灿烂的笑脸近在咫尺,眼底的笑意仿佛收尽了整个金陵城的繁华,小心脏措不及防地漏跳了半拍。

楚遗风眨着他那双多情的眼,开口便是一句:“好久不见,想我了吗?”

听见此话,萧疏寒刚刚还漏跳的心脏突然就抽搐一般猛跳了一下,忍不住皱眉。

此时那不知死活的流氓还在上演隔空碰瓷,没碰着萧疏寒一点衣角,还强行倒在地上,哭着喊着要萧疏寒赔钱。

楚遗风放开萧疏寒,走过去二话不说就是一顿揍,揍得流氓抱头求饶,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做恶了。

萧疏寒看楚遗风下手这么重,觉得既愧疚又痛快。

楚遗风刚刚见萧疏寒皱眉,以为以他清冷的性子,可能是气自己对他举止太过亲密了。现在帮他揍了人,再看萧疏寒的表情,虽然还是一副冰块脸,但似乎并不生气了。于是提议带他转溜转溜金陵城。

萧疏寒想了想,说:“常听人说金陵繁华有十分,八分全在玲珑坊,玲珑坊起名雅致,不知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楚遗风见他一脸正经地提起玲珑坊,心里简直笑死了,脸上强装没事地说:“楼阁玲珑五云起,确实是个好地方,哥哥带你去见识见识吧。”

萧疏寒看了他一眼,不知他为什么突然正经地自称起“哥哥”来,但还是乖乖地跟着去了。

刚走到门口,萧疏寒脸色就变了,万年冰块脸上仿佛又加了层冰霜。

虽然萧疏寒常年住在武当山上不经人事,但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十几岁少年,一见门口这群打扮妖娆迎来送往的舞女就知道所谓的“楼阁玲珑五云起 其中绰约多仙子”是什么意思了。

偏偏楚遗风还毫无察觉。门口的舞女见着楚遗风便纷纷贴了上来,撒着娇问他怎么这么久没来。

楚遗风笑着一一应和,逗得舞女们捂嘴轻笑。

他生得风流倜傥,这些女孩子一见着他就忘了职业操守,别的客人都不理了只围着楚遗风转。

到底还是梁妈妈理智,眼看这些女孩子就要倒贴给楚遗风了,赶紧过去赶人。

梁妈妈问楚遗风,“哟,这不是楚大侠嘛,这次来可带了钱?”

萧疏寒:“……”

楚遗风:“没带。”

“……”

梁妈妈正要发作,楚遗风接着说道,“但是我朋友带了钱,保管够。”

说着楚遗风往后一看,萧疏寒已经转身走了。

楚遗风赶紧追上去,一见萧疏寒面沉如水,看都不想看他一眼,就知道自己这次玩笑开大了,小道长真的生气了。

萧疏寒一言不发地快步走着,努力地想要克制自己的情绪。今日遇见楚遗风以来,他的情绪变化大起大落,实在不是什么好事,可是他感觉这股无名火起得莫名其妙,无从压制。只是被戏弄了一下,何至于如此难受?

正这般苦恼着,忽然发现刚刚还在一边跟着他向他道歉的人已经不见了。

萧疏寒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一时间心里空落落的,比生气还难受。

正想着要直接回武当,突然一根晶莹的冰糖葫芦伸到他面前。

楚遗风讨好地说:“这是金陵城最有名的大牛家糖葫芦,非常好吃,不好吃你揍我。”

萧疏寒愣了一下,想了想终于还是没忍住接过吃了。

楚遗风看着萧疏寒,小心翼翼地问道,“甜吗?”

萧疏寒点点头。

楚遗风接着问道:“那不生气了好不好?”

萧疏寒看了他一眼,有点想笑,回道:“不好。”说完便快步往前走。

楚遗风松了口气,知道自己这是哄对了,赶紧追上去笑着搭上萧疏寒的肩膀。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