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馒

评论的都是小天使/可能每对CP只有一篇文,而且发的东西很杂,请谨慎关注

【楚萧】山有木兮木有枝(下)

#渣文慎点

从金陵回武当之后,张师祖发现萧疏寒有点不一样了。以前他的疏离是克制,现在倒像是从心底的不在意,越发洒脱,有点高山雪莲的清冷。
更奇怪的是,萧疏寒忽然对下山跑腿积极起来,一说有什么事要下山一趟,萧疏寒就不慌不忙地出列,说:“弟子愿往。”

这夜月朗风清,楚遗风坐在一棵树上吹笛子,音如其人,悠扬清越。
此时另一股清冷的箫声由远及近,渐渐和入笛声中,平平淡淡的调子将笛子的高音拉沉低音抹去,愣是把原本意气风发的“少年游”吹出一种桃源隐士的感觉。
楚遗风干脆收了笛子,从树上跳下来,走到萧疏寒面前。
“你还真能把什么曲子都吹成一个调调啊。”
“见笑了。”萧疏寒也收起他的箫,问道:“楚兄这次约我到这山里,可是又遇见了什么不平事?”
自从认识了楚遗风,萧疏寒就时不时会收到他“一起去行侠仗义”的邀请,每次都会弄得灰头土脸,但萧疏寒还是每次都有约必至。
此时他们都不知道,这是萧疏寒最后一次和楚遗风行侠仗义了。
萧疏寒和楚遗风虽都身手不凡,但毕竟只是两个未及弱冠的少年,此次夜闯绿林帮救人,只凭着一腔热血,未做万全准备,被及时赶回来的绿林帮主偷袭,楚遗风被砍了一刀,倒地不起。
萧疏寒咋见楚遗风遇袭,一时心血直冲天灵,心脏狂跳,忍着剧痛给绿林帮主炸了十几道斩无极,吓得绿林帮余党四散奔逃。
萧疏寒也顾不上追击,忙扑到楚遗风身上查看他的伤势,只见楚遗风脸色苍白,气息微弱,伤口汩汩流血。
萧疏寒顿觉失去呼吸,大脑一片空白,只有心脏剧烈跳动带来的痛感十分清晰。
楚遗风此时竟还能勉力笑话萧疏寒:“……怎么你看着……比我伤得还严重……”
萧疏寒只是抱着他,无法言语。
这一刻他终于知道楚遗风在自己心里有多么重要。
所幸被救的人里有云梦弟子,楚遗风得到了及时的救治,脱离了性命之危。
可是这件事却好像给萧疏寒留下了阴影,接下来几天照顾伤患楚遗风的时候总是心不在焉,见楚遗风身体已无大碍,便将人托给云梦姑娘照顾,自己先回武当山了。

回到武当没多久,张师祖便仙逝了。在离开之前,师祖握着萧疏寒的手,对他说:“尘世不是你能逗留的地方,七情六欲皆虚妄,静修方能参天地大道。”
于是萧疏寒不再答应楚遗风的邀请,只在信中回道:“若有福缘,来日再见。”
萧疏寒收起杂念,又恢复了往日的清修,每日只是誊写经书,完成课业,只有梦里,总是萦绕着一股陈年女儿红的味道。

这日夜里乌云倾盖,山雨欲来,萧疏寒在房中誊写完经书,正准备吹烛休息,忽听长生殿那边传来清越的笛音。
“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奏得正是这首曲调。
多日来的清修筑起的铜墙铁壁被轻易打破,压抑在心底思念如洪水猛兽决堤而出。

楚遗风站在长生殿的屋顶上,面对着云海吹奏着笛子。
长生殿对面的桃树被山风吹得摇摇欲断,花瓣自枝干上凋零,一片、两片、三四片,它们在楚遗风的身周回旋复又散落在地。
这时另有一曲箫声突然响起,熟悉的清冷箫声,吹奏的却是楚遗风从来没有听过的曲子。
楚遗风便识趣地放下自己的笛子,仔细去听这曲子,竟发现萧声的调子不再平淡,有起有伏,情真意切。
一曲毕,萧疏寒正好走到楚遗风身边。
楚遗风笑道:“多日不见,萧兄吹箫的技艺进步不小啊。”
“见笑了。”萧疏寒说,“不知楚兄今日造访,可是有什么事?”
楚遗风说:“来蹲几天当世奇观海马吐云。今天有幸与萧兄再见,想必是我的福缘来了,今晚应该能看到海马吐云吧。”
萧疏寒闻言,神色一暗,并不答话。
楚遗风犹自不察,问道:“刚刚萧兄吹奏的是什么曲子?挺好听的。”
萧疏寒摇摇头道:“无名小曲,不足挂齿。”想了想,又将手中玉箫卧云赠与楚遗风。“楚兄第一次来武当,不如收下这只玉箫,聊作纪念。”
楚遗风说道:“难得有一首曲子能被你吹出起伏来,怎么就把箫给我了。”
萧疏寒说:“这首曲子,恐怕此生再也不会吹给其他人听了。”

人言大道无情,但凡活在人世,怎能没有爱恨情愁。只是将这一切都付与同一个人罢了。

那天晚上,两人最终还是没有看到海马吐云。

楚遗风离开人世以后,萧疏寒偶尔也会想,如果楚遗风知道那首曲子的名字,如今的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