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馒

评论的都是小天使/可能每对CP只有一篇文,而且发的东西很杂,请谨慎关注

【铜钱龛世】作妖

#大概是薛闲想邀请玄悯搭伙过日子的那段时间

#小甜饼嘛…大概ooc了哈哈哈哈哈


薛小祖宗最近发现自己喜欢玄悯,但是又不十分确定对方是不是也喜欢他,于是又开始了各种作妖

比如走着走着突然平地扑倒在玄悯脚边,“哎呀,摔倒了,要你亲亲才能起来Q^Q”

“……”玄悯不知道他又在作什么妖,抬脚掸了掸自己鞋上的灰就走了。

比如突然说自己走动太久了腿脚又站不稳了要玄悯抱到桌边去。

“……”玄悯直接一扫炮袖送他坐好。

还有看戏的时候,观众围了几层,前面的汉子举着他的小女儿,正好挡住了薛闲,薛闲想了想对玄悯说:“看不见了,我也要举高高!”

“……”玄悯看了他一眼,只跟他换个了位置。因为玄悯比薛闲高一些,这样正好两人都能看到台上。


薛闲:“……”


“啊啊啊啊秃驴一点都不喜欢我!”连番受挫的薛闲在客厅的地板上疯狂打滚。

陆廿七坐在桌边喝了口茶,说:“地板都被你擦干净了,小心大师今晚不让你睡床上。”

薛闲立刻弹起来,赶紧上下拍干净自己的衣服,想想又说:“我还是再去买套新的吧。”

陆廿七心想:“……这条龙真是被吃得死死的。”


晚上陆廿七夜尿,刚好路过薛闲他们房间。六月里里天气闷热,今夜尤甚,真龙又是喜凉恶热的性格,所以他们房间两边各开了一扇窗户以对流通风。

陆廿七见半夜里他们房间还亮着灯,玄悯正坐在床边,摇着蒲扇给那条睡熟的龙扇风送凉。

他眼神里的情感,让陆廿七在夏夜中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陆廿七心想十九为什么要给自己这种看气的本领,他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孩,不想整天看到他们之间的粉红色泡泡。

此情此景要是告诉那位小祖宗,只怕他是要嘚瑟到天上去,还是不说了,让他继续到大师面前去作妖吧。

评论(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