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馒

评论的都是小天使/可能每对CP只有一篇文,而且发的东西很杂,请谨慎关注

【冰秋】不如学习

#冰秋,可能有漠尚
#现代校园,慢热
#因为我的问题沈大大吐槽技能大幅度削弱
#可能有OOC


1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

星期一的清晨,沈清秋心里哼着歌儿,脸上端着为人师表的文雅,像往常一样闲适地往课室走去。

自从离开号称清华北大培训基地的苍穹中学来到学渣俱乐部N中,沈清秋的日子清闲了不少。虽然待遇差点,公寓破点,前景黯淡一点,学生调皮一点……其他都挺好的。
嗯,挺好的。
沈清秋像放风筝一样扯着有些远的思绪,刚一踏进课室就被一阵起哄声吓了一跳。
坐在前排的宁婴婴喊道:“老师你看看!看看讲台上的是什么!”
沈清秋一看这情况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里苦恼,脸上不动声色地收好了讲台上那个粉红色的信封。
“现在正是你们人生最关键的时候,先把儿女情长放一放,认真学习才是最重要的。”想想又补了一句,“谢谢。”
台下又是一阵起哄。
说实话这种情况对于刚从师范毕业没几年的老师来说是不稀奇的,沈清秋也针对这个问题做了很多应对准备。可是每到真发生的时候,还是会有些手足无措。
这时班长公仪萧适时地喊了一句:“上课”,沈清秋才得以顺势带过这件事,还不忘赞赏地看一眼公仪萧。
公仪萧是这所学校的“特招生”,也就是因为中考成绩特别好而被许以高额奖学金招进学校的学生,在一群整日游手好闲吃喝玩乐的学渣中显得特别乖巧懂事。
当然也就在N中,苍穹中学我还教过比公仪萧还乖的学生呢。沈清秋觉得时不时冒出这样想法的自己有点蠢。
就这样有点心烦地上完一节课,接近尾声的时候循例问了一句还有没不懂的,举手发问。
“我,”
短短一个音节好像电流击中了沈清秋让他整个人僵在原地。
发问的人站起来,一字一句仿佛直击沈清秋心里。
“老师,这一年过得怎样?”


2

“洛冰河为什么会在这里!!!”沈清秋有点激动,就差揪着尚清华的衣领子把他摁在树干上了。
“在哪里?”尚清华左右望了望。这个学校角落里的小花园没有其他人呀。
“…作为班主任你连你们班上新来的学生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啊,他就是那个把你掰弯的孩子?我当时赶着去更文没留意他的名字啊,你知道我要保持日更万字的进度是很不容易的……”
“……别废话,我是问你他为什么会来这个学校。”
“先冷静一下嘛黄瓜兄,听说他是因为打架被苍穹中学开除才到我们学校的。”
“不可能。”
“我也觉得不可能啊,这个抽烟打架逃课翻墙的学生怎么会是沈大大口中的苍穹中学年级第一每天除了上课学习就是给你做饭的孩子,所以当时才没留意他的名字嘛……”尚清华还在试图为自己的错误找理由。
“……”沈清秋扶额,他不想再说话了,向尚清华叮嘱了一句“平时多看着点他”就走了。
沈清秋常常想他们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再遇,也许是两年之后洛冰河带着清华北大的录取通知书找到自己,像当年一样撒着娇要表扬。
也许是五年之后街头偶遇,洛冰河还像当年一样礼貌地向他说一声“老师好”
或者是三十年之后,洛冰河来出席家长会,站在台上代表全体家长向包括沈清秋在内的老师们致谢。
甚至是洛冰河留学出国从此人海茫茫不再相见。
可是他从来没想到,再见的时候会是这样子。
洛冰河站在课室的最后面,穿着黑色T恤和九分休闲牛仔裤,勾着嘴角带着少年人特有的不爽问自己过得怎么样。

过得怎么样……挺好的就是有点想你。



3

沈清秋的日子不再清闲了。
一方面沈清秋不想再和洛冰河有任何接触,在学校里要避免碰面,课间都尽量不走动,为了不经过洛冰河的课室连上厕所都绕路走。
现在上课也不敢随便走神了。沈清秋可以感觉到洛冰河上课的时候目光一直盯着他,像一年前一样,又有点不一样。在偶尔没控制住的对视中,沈清秋觉得洛冰河眼里好像有点委屈。
沈清秋心疼,真的心疼。
他想起有次洛冰河周末到沈清秋家补习(顺便做个饭收拾个屋子什么的),沈清秋问他怎么放假都不和同学出去玩,洛冰河说:“勤有功嬉无益,这不是老师常说的吗?”
沈清秋一时语塞,换了个姿势继续倚着厨房门口,又说:“十六七岁的学生,还是需要朋友的。”
“老师还教过,良师益友,”洛冰河切好最后一片黄瓜,抬起头冲沈清秋一笑:“我有老师就够了。”
当时沈清秋还暗自吐槽,这学生教得太好了,都会用我教的东西来反驳我了。
顺便一提,沈清秋教的是语文。洛冰河刚开始提出周末要到他家里补习的时候沈清秋也觉得很奇怪,一般人不都补数理化吗?洛冰河说数理化都拿过满分了所以语文也想试试能不能考个满分。
就是这样热爱学习的十佳好学生,现在竟然沦落到N中来了,可想而知在他离开苍穹中学的这一年里洛冰河的经历了多么痛苦的非人遭遇。
而且沈清秋觉得自己很可能对这一惨剧负有一定责任。



4

一年前,苍穹中学。

“沈老师,请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校长,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最近有一些谣言,是关于你们班的洛冰河的,你听说过吗?”
沈清秋一下紧张起来:“什么谣言?”
“有些学生说这孩子性取向不正常。”
“放屁!”沈清秋一个激动差点说了句我操,最后悬崖勒马还是没忍住在校长面前说了粗话。
“我知道,洛冰河这孩子就是太优秀了。”校长也知道平时洛冰河沉迷学习不爱交友,有些学生不太喜欢他。“我这次叫你来,主要是因为谣言是从你们班上传出来,希望你能处理好这件事,避免谣言越穿越开,对孩子造成伤害。”
“我明白。”虽然性取向并无善恶,但是一个青春期的孩子被孤立所受的伤害有多大,沈清秋想想就觉得可怕。
“还有,”校长顿了顿,“我知道当老师的难免会对某些学生特别赏识,但是这种敏感时期,希望沈老师还是跟洛冰河适当保持一下距离比较好。”
沈清秋心里一抽,“好。”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其他老师都去值班监督晚自习了,只有洛冰河还坐在沈清秋的座位上帮他批改作业。
多好一个孩子,眉清目秀,聪明能干。
不能毁在我手上。
沈清秋走进办公室,拉了张椅子坐在他旁边。
“老师!”洛冰河一见沈清秋就笑。
“冰河,听说今天又有女同学跟你表白了啊?”
“放心老师,我拒绝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老师也不是那么迂腐的人,如果你想谈恋爱的话也不是不行。”
沈清秋以为他又会得到诸如“谈恋爱不如学习”、“在我国早恋是没有好结局的”之类的答案,没想到洛冰河竟然耳根微红地说:“我…确实有想过…”说完还偷偷瞄了一眼沈清秋。
沈清秋一怔,心里五味杂陈。
“不错嘛,”沈清秋摸摸洛冰河的头:“等期末考结束,你就可以大胆去追了。”

第二天沈清秋向校长请辞,并开始准备去N中和损友尚清华作伴。正式离职以后住的地方也从苍穹中学的教师公寓搬到了N中的。
于是高一第二学期的期末考结束之后,洛冰河发现沈清秋换了一切他知道的联系方式并且消失了。


评论(13)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