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馒

评论的都是小天使/可能每对CP只有一篇文,而且发的东西很杂,请谨慎关注

【冰秋】不如学习(二)

5

“我觉得不像是因为这件事。”
上学日的清晨尚清华和沈清秋走向办公室的路上,尚清华不知道算不算在安慰沈清秋:“你在离职之前不是已经将事情处理好了吗?”
“谣言就是这样,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不像!”尚清华装模作样地分析起来:“根据可靠情报,洛冰河这一年在苍穹中学呼风唤雨,收了一堆手下,不仅没有被孤立,还有一个后援团呢!”
“……”洛冰河坏起来好像混得比乖的时候还好啊!
“所以这件蹊跷的事情背后,肯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这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制度的不公,是……”
“行了别是了。”沈清秋没好气地推开办公室的门,发现自己的课代表明帆正在自己的办公桌旁边站着。
“沈老师、尚老师,早上好。”明帆勉强朝沈清秋挤出了个问好的笑容。
“怎么了?”明帆来找他不奇怪,一副沮丧的样子就有点奇怪了。
“老师,我不想当课代表了。”
沈清秋更加奇怪了。明帆平时借着课代表的职位,上跟班长攀点交情,下跟学渣要点人情,才得以在班里取得一席之地,现在突然说不干了?

“发生什么事了吗?”沈清秋问。

“就……不想当了。”明帆支吾着说。

沈清秋追问了几句无果,又试图挽留了一下,明帆还是支吾着拒绝了,最后沈清秋只能决定重选一个课代表。
沈清秋觉得明帆走的时候好像松了一口气。正好这时公仪萧来给尚清华送早餐,在门口和离开的明矾打了个招呼。
自从沈清秋来了以后,公仪萧也识相地给同一个办公室的沈清秋买了早餐。他走到沈清秋旁边,将早晨递给他。
“老师,明帆是不想当语文课代表了吗?”公仪萧说。
“是啊,这是怎么回事?”
“我想他大概是被威胁了。好像是说,如果他不请辞的话就打到他没有收发作业的能力。”
“被谁威胁了?”明帆的性子是有点仗势欺人,但是没有他做课代表给学渣们打掩护,他们的日子也不会好过。难道他们以为课代表没有收发作业的能力就不用交作业了吗?!
“新来的同学,洛冰河。”
“……”沈清秋觉得自己已经完全不懂叛逆少年的心思了。



“因为明帆同学的私人原因,不能继续语文课代表的工作,所以今天上课之前,我们先选一名课代表,有想当课代表的吗?”
全班寂静,只有课室最后的洛冰河举起了手。
沈清秋额角微抽,尝试着开启舌灿金莲模式为众学生陈述当课代表的好处。
依然寂静,只有洛冰河的手越举越高。
沈清秋没办法,只好当一回瞎子,“既然没有同学愿意当,那就先让班长代理着语文课代表的事务吧。”
公仪萧完全没有感觉到背后阴冷的眼光,“好的老师。”
洛冰河实在忍无可忍了,直接站了起来:“老师,我要当你的课代表。”
沈清秋感觉太阳穴狂突。“……洛冰河同学,你新来乍到,很多事情还不熟悉,课代表的工作又过于繁重,不太合适,还是请坐吧。”
洛冰河看着沈清秋,又是那种脸上非常不爽眼里却又似乎有点要哭的表情。沈清秋赶紧低头翻教材不去看他,也不管这略微有点尴尬的气氛自顾自开始上课。


6

沈清秋很头疼。
自从洛冰河来了之后,沈清秋就经常这样坐在办公室,支着头好像在看旁边的尚清华啪啪啪地码字。
尚清华好不容易码完一章,伸了个大懒腰准备休息一下,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
“尚老师,你们班的洛冰河和体育班的邓志锋打起来了。”校医木清芳说。
“受伤了吗?”沈清秋问。
“都见血了!”
沈清秋一下子站了起来,“带我去看看!”
“等下,”尚清华说,“谁受伤了?”
“邓志锋。你们班的洛冰河下手太狠了。”木清芳摇摇头。
沈清秋稍稍松了口气,火气又有点上来了。这孩子怎么这么让人操心?
“这样……”尚清华想了想,“这种事情我还是请柳老师去处理好了……”
沈清秋鄙视地看了一眼尚清华。但凡涉及学生帮派势力之间的斗争,尚清华都是本着明哲保身的态度能不掺和就不掺和。
只是沈清秋没想到,有一天洛冰河也会成为这种让人避之不及的学生。

沈清秋今晚不用值班,所以晚自习还没结束就可以收拾东西回去了。
走出办公室的时候选择不经过洛冰河课室的路回去,但还是下意识地往那边看了看。
教室那一头的走廊,有个挺拔的身影倚着栏杆抽烟。昏暗的走廊灯下,烟头的火光一亮一亮。
再遇洛冰河的时候,沈清秋就发现洛冰河长高了不少。他现在站在那里,已经没有了从初中带上高一的稚气,反而有一种即将成年的青春期男生特有的迷茫和不知所措,满天的星光落到他身上似乎都结成了霜。
沈清秋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但洛冰河总能轻易戳中他的内心。
沈清秋最后还是走向了洛冰河。
“洛冰河,学校里不能吸烟,没看过中学生行为守则吗?”沈清秋说。
洛冰河冷笑了一下,“沈老师也管起柳主任的事情来了。”
在N中吸烟的学生很多,老师们都管不着,渐渐地“你不在我面前抽我就不会找你麻烦”就成了N中一条不宣于口的习惯,只有训导主任柳清歌坚持见一个打一个。
“把烟掐了。”沈清秋有点生气。白天打架晚上抽烟,还嘲讽我???
“你就这么讨厌我?”洛冰河也很生气,愤怒中带着点儿哭腔。他随手一指走廊另一头一个抽烟的身影,“这么多人抽烟你不管,现在特地走过来凶我?”
洛冰河知道沈清秋为了不见到他一般是不走这条路的。
“我是一视同仁的。”沈清秋觉得洛冰河有点无理取闹,自己当年对洛冰河的疼爱简直全校有目共睹。
可是洛冰河激动得停不下来:“你就这么讨厌同性恋吗?“爱是无关性别的”,这话不是你教我的吗?”
是我确实教过……等等等等等,你是同性恋?沈清秋一下子爆炸了。你他妈是同性恋?!
沈清秋还记得那时候跟洛冰河一起玩一款恋爱冒险类游戏《狂傲仙魔途》。游戏公司声称这款游戏十分“政治正确”,结局一般都是一对一,结果洛冰河愣是玩出了推遍所有女主的剧情。
这样撩妹技能点满的男人现在告诉我他是GAY?!
洛冰河看着沈清秋五彩纷呈的脸色,终于冷静了下来。“老师……你……不知道?”
“……我现在知道了。”沈清秋尽力整理好自己的思绪,觉得得赶紧表明立场:“我不歧视同性恋。”我他妈还喜欢你呢我有什么立场歧视同性恋?
沈清秋觉得此情此景太过尴尬他想要尽快抽离,于是无视洛冰河的欲言又止转身准备走。忽然又想起自己此行的初衷,于是又说了一句:“别抽烟了,对身体不好。”
说完就背起手假装依然很修雅地走了。




评论(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