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馒

评论的都是小天使/可能每对CP只有一篇文,而且发的东西很杂,请谨慎关注

【漠尚】不如学习(五)

2
带着对未来生活的恐惧,尚清华码完了今天的更新并发了出去。
洗了个澡回来看了看评论,在成堆的“求推女经理!”、“求阉大老板”之类的评论中有一位读者引起了打飞机巨巨的注意。
此人的ID尚清华很熟悉,因为他出手非常阔绰,是尚清华最大的米饭班主。而且他的ID也很好记,三个字,你大爷。
他平时几乎不发表评论,今天的评论也只有三个字:
“不开心?”
尚清华心里涌起一股感动。难得遇到能读懂他文学的知音,尚清华憋了很久的情感一下子爆发了,开始啪啪啪地给这位金主写回复。

尚清华在上大学之前都跟莫北一个学校,不说每天都见面,但至少想见的时候都可以见得到。但是高考以后莫老板就送莫北去英国留学了。
本来这件事尚清华早就知道了,莫家准备留学的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莫北刚走的一两个月尚清华也没啥不适应,他还会给莫北打国际长途然后哭着说“大王看在我隔着千山万水也要给您请安的份上给我充点话费吧”。刚开始不用再被莫北揍的日子尚清华过得还挺舒服。
直到冬天到来的时候,尚清华忽然很想莫北。
有些人天生就是属于某个季节的,比如莫北。别人站在风雪里会冻成狗,他迎着北风的身影却和干枯的树枝融合成一幅广阔的画。
在看着这幅没有主角的画卷的数月里,尚清华就靠着长途电话和对春节的期盼熬过去。他想莫北在吃了半年的炸鱼和土豆之后会不会对他做的菜刮目相看,他甚至开始积极参与体育活动,希望再见时自己能长得跟莫北一样高…或者缩小点身高差。
结果那年寒假莫老板举家去找莫北,当作旅游过节,莫北自然也没回来。
尚清华很失落,决定也去旅游排遣一下郁闷,就去了我国的大东北。一天早晨醒来到阳台一看,大风大雪,天地间白茫茫,冻成狗的尚清华忽然很想表白,拿起手机就打给了莫北。
这一次的振铃音特别漫长,尚清华在这间隙想起了高中时候他们学校有个叫漠河同乡会的组织,但其实里面没有一个是黑龙江漠河人,都是些莫北迷妹。尚清华还靠着出卖莫北的第一手资料被聘请为她们同乡会的顾问。现在想来从小到大自己有这么多情敌,但是莫北谁也没正眼看过。而唯一敢于厚着脸皮接近他的自己更是经常被暴力对待(T^T)。
这么想着尚清华又怂了,可是想挂电话的时候莫北刚好就接了。
“喂。”
晚上12点刚刚睡着就被电话吵醒的莫北很不爽。
“大大大大大王……”听到那边比阳台外的风雪还冷的声音,尚清华连说话都抖了,只好定了定神,深吸一口冷风飞快地说:“大王我坦白我未经你的允许擅自喜欢了你很久,请你罚我一辈子追随你吧!”
“滚。”尚清华语速极快的一句话夹着风雪声传到英国,莫北只听清了后面熟悉的半句“一辈子追随你”,习惯性地以为尚清华又来要电话费了,于是挂了电话充了话费又继续睡了。
尚清华听到这声滚,心都碎成冰渣了。

写到这里尚清华仰面往床上一倒,看着天花板发了好一会的呆,又拿起手机把之前码的几乎成一篇青春伤痛小说的回复删掉,只回了一句:“就是跟喜欢但是拒绝过我的人同事,不开心求打赏求安慰(满地滚)”


3
第二天,莫北正式上任,干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尚清华搬到校长室办公。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沈清秋惊讶地看了看尚清华,尚清华也一脸懵逼地回看他。
换另一个新校长以尚清华的性格肯定得第一时间去走动,但是莫北的话就没有那么迫切的必要了反正他肯定不吃这套。
但好歹是竹马竹马,尚清华自从被拒绝以后还假装没有那事努力维持着两人的朋友关系呢……如果莫北不介意当他朋友的话……所以尚清华本来是打算等莫北安顿好去打个招呼的,可是没想到平时总是冷冷的莫北竟然主动召唤他?
“想来应该是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尚清华说,“给莫北斟茶倒水什么的果然还是我最熟练。”
“打飞机巨巨你的骄傲点是不是有点奇怪?”沈清秋无语,“你不想想搬到校长办公室以后你要怎么码文?”
尚清华原本呆的办公室人不多,他的位子还在墙角,旁边只有沈清秋,所以上班时间码文很方便。如果搬到校长室的话……尚清华连打个响亮的喷嚏都不敢。
于是尚清华顶着压力来到校长室找莫北。
进门第一眼看到莫北坐在漆黑的办公桌前,尚清华感觉这个被前校长用来附庸风雅的办公室顿时变成黑道帮会议事厅了。
帅,真帅。
欣赏了两眼之后尚清华走了进去,说:“大王……呃,莫校长……不知道您有什么事需要我效劳?”
莫北看了他两秒,“没有。
尚清华被看得双腿一抖,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莫北这样的眼神,明显非常不爽却又似乎压抑着怒气。
莫北竟然会压抑怒气?!尚清华有点害怕,咬咬牙还是决定鼓起勇气进行斗争:“那……不知道校长大人让我搬到校长室是因为……?”
莫北的眼神瞬间降温:“不乐意?”
“不不不不不!乐意!侍候大王我当然乐意!”感受到生命危险的尚清华仍然坚持据理力争:“但是……办公桌搬来搬去多麻烦啊是吧?”
莫北说:“你可以坐地上。”
“……”
没办法,尚清华只能祭出最后一招了。他扑通一声扑倒在地抱住了莫北的大腿:“大王你不知道我啊,我跟终点网签了合约,每天必须要写十万字的小说啊,我要是在这里整天啪啪啪地打字对您影响多不好啊。可我要不写违约金能让我赔得倾家荡产流落街头啊……”
“我知道。”莫北说,“我是你大爷。”
是是是你当然是我大爷……还想继续装的尚清华猛地一愣,“你大爷?!”
莫北一挑眉。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大王你是那个ID你大爷?!”
莫北点头。当初本来想起个ID叫你大王的,但是被占用了。
尚清华如被五雷轰顶。
卧槽现在在每篇小说的文案上加上一句“书中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请勿对号入座”还来得及吗?
卧槽卧槽我昨晚还跟他说跟他共事不开心我今天还能活着出这个办公室吗??
就在尚清华准备将求饶技能发动至最大功率以求保命的时候,莫北说:“搬过来,在这里写。”
尚清华仔细观了一下莫北的脸色,见他似乎并不想追究这件事,于是松了一口气,也顾不上斗争到底是失败还是成功了,忙狗腿地答道:“好的大王小的立刻去搬桌子。”
走到门口的时候莫北又说了一句:“以后写完,我第一个看。”



4
莫北直到现在才开始认真思考起尚清华这个人。
好像从记事起这个人就存在于他的生活里,活跃在他的视线里,出现在任何他需要他或者不需要他的场景里。
第一次上幼儿园,小学大扫除,初中打架,高中晚自习下课,大学的越洋电话,回忆里每一个片段尚清华都占据着重要的位置。

下意识里莫北以为尚清华会理所当然地陪在他身边一辈子,直到昨晚尚清华说他有喜欢的人。

一股莫名其妙的火气让莫北捏裂了鼠标。
很少有人敢抢莫北的东西,莫北也很少有看得上眼的东西,但是这个晚上莫北忽然意识到,尚清华对他非常重要。不管是他喜欢谁还是谁喜欢他,他都必须让这个谁滚。
所以第二天莫北就将尚清华召唤到自己眼皮底下,一来方便观察这个谁到底是谁,二来莫北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让尚清华意识到“一辈子追随大王”是一份必须实现并且福利极好的差事。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莫北发现尚清华跟同事相处得都不错,唯一看起来跟尚清华关系不一般的就是沈清秋了。
但是就算情商低如莫北,也都看出来沈清秋跟洛冰河才是真正的“关系不一般”。
说起来洛冰河还是莫北的亲戚,论辈份莫北还得叫洛冰河一声叔,所以家里叮嘱莫北没事多照顾一下洛冰河,再加上他的对象是最有嫌疑的沈清秋,莫北就稍微观察了一下他们。
莫北发现洛冰河对沈清秋极好,特别是经常给沈清秋做吃的。他想起了尚清华小说里面的一些桥段,也常有一方为追求另一方而送上亲自烹饪的食物的。
莫北思考了一下,这段日子观察了这么久,连给尚清华送早餐的公仪萧都吓跑了,还是没观察出个线索来,不如先开始下一步计划。又考虑到自己毫无这方面的经验,决定不如借鉴尚清华小说的桥段。
于是他浏览了一遍向天打飞机大大所有的小说,选取了唯一一部可行性比较高的现代文,就是正在写的这部,开始连夜部署作战计划。

评论(11)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