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馒

评论的都是小天使/可能每对CP只有一篇文,而且发的东西很杂,请谨慎关注

【楚郭】克星

1
赵云澜进来的时候,看到楚恕之正皱着眉头沉思,像在为什么东西发愁。
赵云澜走过去,在他面前打了个响指:“老楚,想什么呢?”
楚恕之抬头看了他一眼,说:“想着你新招的人这么蠢,要怎么提升他出外勤的自保能力。”
“哟,”赵云澜笑道:“之前整个特调处就你最嫌弃小郭,现在反倒是你最关心他了。”
楚恕之瞪了他一眼,“还不是因为你把他交给我照顾,整天给我拖后腿。”
“哦!这样……那我换个人来照顾小郭吧。”赵云澜四处张望:“大庆!大庆呢?”
“别喊了!”楚恕之忙打断赵云澜:“你让那只猫照顾这小子?呵,还是我来吧。”
“就是嘛老楚,舍你其谁?”赵云澜坐上楚恕之的办公桌,含笑看着他。
楚恕之被看得有些心虚。
赵云澜忽然发现从来不爱甜食的楚恕之桌上竟然有一袋巧克力。
“老楚,什么时候喜欢吃这些小零嘴了?”楚恕之还没来得及收起来,赵云澜就拿起来看了,“还是小郭最喜欢的牌子?”
十分巧的是,外面的郭长城忽然问了一句:“我的巧克力呢?”
林静:“昨天被祝红吃完啦。”
祝红:“别说的好像你没吃一样。”
小郭:“啊……”
“哦……”赵云澜恍然大悟脸,“老楚你很关心同事嘛,祝红和林静昨天偷吃巧克力你都观察到了?啧啧,感人!”
“……”楚恕之一把抢过巧克力,生出一股被捉奸在床的尴尬。
第一次见楚恕之露出这样窘迫的表情,赵云澜简直乐坏了,捧腹大笑道:“老楚啊老楚,小郭真是你的克星啊!”
2
楚恕之觉得这天真的聊不下去了,忙道:“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赶紧说。”
赵云澜一秒正经脸,利落地坐好,将新转给特调处的案子拿给了楚恕之。
两人严肃地讨论了一番之后,楚恕之拿起文件夹就准备出外勤了,路过郭长城的座位的时候用文件夹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跟上。”
郭长城莫名其妙:“去哪?”
楚恕之:“办案!”
“哦哦!”郭长城忙收拾东西,忽然发现自己桌子上多了一袋巧克力,是自己最喜欢的牌子。
只是没想到郭长城跑着从特调处出去,回来的时候却是躺着进了医院,郭长城的二舅郭部长赶到医院的时候,正好看到浑身是伤的郭长城被推进手术室。
手术做了好几个小时,幸好最后手术成功,没缺胳膊少腿,只是至少要住院修养个把月。
郭长城还没醒过来,特调处的众人和郭部长都围在病床旁边。郭部长的手轻轻握着郭长城的手,气氛沉重。
赵云澜上前,试图安慰郭部长:“郭部长,小郭吉人天相,你放心吧,医生也说了,修养个把月就能出院了。”
郭部长说:“赵处,我希望你能让长城离开特调处。”
赵云澜:“郭部长,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但是小郭不愿意离开特调处你是知道的。”
郭部长:“明天局里对长城的解雇文件会送到特调处,由不得他不同意。”
赵云澜:“我不同意。就算我同意,我们特调处全体也不同意。”
林静等人正要应答,忽然楚恕之说:“我同意。”
众人全都看向他。
楚恕之说:“让他走吧。”
赵云澜简直气得七窍生烟,忙拉着楚恕之到外面问他怎么回事。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平时你不是最宝贝小郭的吗?”
“让他离开特调处吧,”看着郭长城倒在自己眼前,楚恕之真是如万蚁噬心般的疼。“他是我的克星。”
3
在郭长城住院期间,众人都没敢告诉他,他才刚来上班几个月就被解雇了。
直到出院那天,郭长城开开心心地收拾着东西,一边对接他出院的众人说:“我明天就可以回特调处了工作了!”
空气突然安静,这时还是楚恕之说话了:“郭长城,你已经被解雇了。”
郭长城笑容僵住。

郭长城最后是他舅舅接回家的。众人离开的时候,林静对楚恕之说:“老楚,小郭会恨死你的。”
楚恕之心下一痛,脸上还是那无悲无喜的表情,说:“他本来就讨厌我,说我是冰棍,整天凶他……让他再恨几分也无所谓。”

特调处郭长城的座位就这样空了几个月,上面那袋还没来得及拆开的巧克力也一直没有人去拆。
特调处忽然恢复成几个月前郭长城来之前的模样。众人以前不觉得,现在不知怎的突然觉得不大的处里竟有点冷清,没有了郭长城大惊小怪的叫声,也没有了他傻乎乎的笑声。
众人也忽然想起楚恕之原本就是个话少的人,没有郭长城需要他的训斥、提点和关心,他似乎就没有其他需要说的话了。

这天楚恕之又独自一人出外勤,且不幸陷入了胶着的战局中。
对手是一个为了母亲而作恶的地星人,若换做以前楚恕之是不会管对手作恶的苦衷的,但现在,楚恕之一想到如果自己杀了他,郭长城看见的话定会涕泗横流地说他们很可怜,便情不自禁想尽量留活口,让作恶之人接受地星的审判。
楚恕之常常想郭长城真是个很不合常理的人。明明从小没有得到足够的关爱,却还是希望他人得到幸福。
明明没有优秀的天赋,甚至常常自顾不暇,却还是尽全力去帮助别人。
楚恕之想自己可能有幸成为郭长城一生中唯一一个恨的人。
这时,地星人准确地抓住了楚恕之这一瞬间的分神,利爪迅猛地向楚恕之砍来,楚恕之躲避不及,暗道一声糟糕,突然面前的地星人全身抽搐,仿佛全身通电滋滋作响。
楚恕之心里一紧,果然地星人倒下去之后,露出了背后的郭长城。
郭长城手里拿着电击棒,腿还在微微发抖,脸上却是成功解救楚恕之的开心又难以置信的笑容。
“楚哥!你没事吧?我……”
没想到楚恕之不喜反怒,斥道:“你在这里干什么?你已经不是特调处的人了,离战场远点!”
几个月没被凶了,现在突然被楚恕之这么一凶,郭长城又难过又委屈。
“我、我知道我什么都做不好,只会给你们添麻烦……”
楚恕之怒道:“那你还跟着我?!”
郭长城忍不住哭出来了,“可是我喜欢你啊!我想像你一样厉害,能保护自己,保护其他人,保护你!我还是太笨了吗?”
楚恕之一把将郭长城搂进怀里,简直恨不得将他揉进心里。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让人心疼的人?
越是弱小,越是勇敢。
楚恕之轻轻在郭长城额头上亲了一下,说道:“你真是我的克星。”

评论(15)

热度(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