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馒

评论的都是小天使/可能每对CP只有一篇文,而且发的东西很杂,请谨慎关注

【懿丕】如果来生还能遇见你(被逼分成两篇的上)

#现代灵异

月上中天。

废弃的旧工厂里,月光透过天窗照进来,一个男孩点着一支蜡烛,在地上铺了一张月历大的纸。

纸上四角各写着一个字,中间一个圆圈上面倒扣着一只白色的小碟子。

男生伸出一只手指按住碟底中心,口中喃喃有声:“碟仙请你出来碟仙请你出来……”

念了几句觉得不对,于是掏出手机百度了一下请碟仙的正确流程,发现自己原来错漏了这么多细节。

其中最大的一个细节是,请碟仙要四个人。

于是他用了两只手,分别伸出两根手指对点在碟底边沿,尽量让四指的距离看起来像是四个人的。

继续喃喃自语:“碟仙请你出来你快出来你再不出来我就要回去睡觉了。”

期间眯着眼睛假装闭眼其实很想看看碟仙是什么样子。

就看见半夜的冷风渐渐变大,灌进空旷的工厂里发出诡异的回响,碟子开始躁动,连月光都似乎晃动了起来。

男生感觉指下的碟子转圈的力道越来越大仿佛就要起飞,心里刚“哇哦!”叫了一声,忽然有一只纤长有力骨节分明的手指按住了碟子。

妖风顿时减弱了一些,一直忽明忽灭的烛火也稍稍稳定了下来。

男生看向旁边突然出现的这个男人。一身黑色长风衣和休闲西裤显得有些精英,发型在这阵莫名其妙的风里也能看得出原本应该是工整地打理过的。

来人也看着男生,深深地看着,好想要用眼光把他看穿。

“喂你谁啊?”男生有些不爽。

来人愣了一下,沉默了好一会,顺从地答道:“我叫司马懿。”

“我是叫你让开,听不懂吗?”男生说。

司马懿不理他,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只空符,想了想,问男生:“能不能帮我衔住这张纸。”

司马懿一只手按着碟子,另一只手要用来画符,自己咬住的话又看不见,情况紧急之下只好求助一下这位男生。

男生没有回答,只是张开嘴表示可以。

司马懿也是太久没见他有些大意了,把符的一端轻轻放进男生嘴里,刚想咬破手指以血画符,男生突然把符纸往司马懿脸上一吐,符纸顺着风啪地一声打在司马懿脸上。

司马懿默默地拿下符纸,又情绪复杂地看了男生一眼。

肯定没找错,这么惹人嫌的尿性一定是曹丕。

曹丕以一种恶作剧成功的得意的眼神回看司马懿。

司马懿不理他,犹豫了一下,蹲下来,将符纸的头端踩在脚底下,扭着身体以一种不太优雅的姿势在阵风中画完了这张符,然后用血粘在了碟底。

碟子还在震动,但是曹丕和司马懿都同时感觉到手指上的压力骤减。

“走!”司马懿拉起曹丕就跑。


跑出工厂,沿着夜晚萧瑟的村镇马路跑了一段,风声渐渐平息,司马懿想啊自己现在牵着的这个人真的不是原本的曹丕了。

曹丕以前学击剑,虽然不是力量型运动,但司马懿也是不可能拉着曹丕跑了这么一段路还没被挣脱开。

司马懿想起中学时候有一次,一群同学在一起吃甘蔗,里面有一个是当时学校击剑队的队长。曹丕一直是在外面学的击剑,但是没有参加校队,那天忽然兴起,拿着甘蔗就邀请那位同学来比划比划。也不知道击剑队队长是忌惮曹丕爸爸在那片军区有些权力还是真的技不如人,总之最后输给了曹丕。明明只是拿着甘蔗的打打闹闹,曹丕竟然还能摆出一副臭屁的样子说你以前学的都是些什么呀以后跟我学吧。

司马懿至今还记得曹丕那个时候的神情。

后来曹丕还拍了张那个表情的自拍放到了他的博客上并绘声绘色地描述了这场胜利。司马懿看到的时候暗地里笑了好几天。

就在司马懿走神的这一会,曹丕就真的成功挣脱开了司马懿的手。

“喂!你想干吗?”曹丕觉得这人莫名其妙,行为像是绑架之类,但是感觉又不像有恶意,否则自己可能早就真的被绑起来了。

“我在救你。”司马懿说。刚刚曹丕那一套乱七八糟的召唤仪式根本不可能真的叫来安份的碟仙,来的都是些抢食的恶灵罢了。只是司马懿道行也浅,画的符只是压制一下它们,所以说是救人其实最后还是一起落荒而逃。

曹丕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不知此话该信不该信,总之远离这人准没错。

“那现在我没事了,再见。”

曹丕挥挥手就要先走了。

“我送你回去。”司马懿说。

临别时刻司马懿忽然很心慌,一来曹丕现在招鬼体质司马懿不放心他自己走夜路,二来,也是久别的阴影还未完全散去,下意识地不想曹丕离开视线片刻。

曹丕“啧”了一声,想了想,回头走向司马懿,掏出钱包将里面的钱全给了他。

“谢,谢。”然后回身快步走了。


司马懿保持着勉强能看见曹丕的距离,远远地跟到了一所学校。

看着曹丕翻墙进去,司马懿又摸黑找到了这所学校的正门,勉强在黑暗中看清了这所学校的名字。

X中,市里有名的中学,在里面读书的学生不是成绩极好就是家里有钱。

司马懿拍了拍口袋里曹丕刚刚给他的一大叠现金,心里想曹丕就是富贵命。



曹丕平时玩吉他,认识了几个一起玩音乐的朋友,这天约好晚上跟他们一起去湖畔广场表演。

放学的校门口公交车站不算太多人,主要还是隔壁学校的学生,还有曹丕这种不想让家里知道自己晚上借口在学校上晚自习其实是出去外面玩所以不能叫司机的X中学生。

但是再怎么说也是下班和放学高峰,曹丕上了公交车之后也不可能有座位,就是人群密集度不到肢体接触的地步罢了。

曹丕手抓着吊环,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象。车啊,人啊,商铺啊一闪而过。一瞬间好像什么东西在脑袋里点了快进地播,嘈杂但是什么都听不清。

奇妙的感觉。曹丕喜欢这种感觉。他觉得这是灵感。

发呆中忽然感觉身边有人靠近,扭头一看,一个穿着整斯文整齐的年轻人,司马懿。

“你好。”司马懿说,“稍微注意一下你的包,这样随意挎在身侧不太安全。”

曹丕一看,包被拉开了一半,不过手机钱包都还在。再抬头一看,一个男人拼命挤向后门,刚好公车到站,赶紧逃之夭夭。

“你是不是跟踪我?”曹丕皱眉问司马懿。

“不是,就是缘分。”司马懿说谎不眨眼,随手拈来。

曹丕眯眼又打量了司马懿一会。这种看起来一丝不苟理性至上的理科男模样的人说起“缘分”这个词感觉有点别扭。

曹丕不想继续搭理他了,也不把拉链拉好,就这样往后门挤去,表示自己根本不在乎这点东西。

司马懿本来没有要跟过去的,但是想了想,还是跟过去了。

以前的司马懿会选择沉默,现在的司马懿更害怕错过。

他走过去,无视曹丕嫌恶的眼神,问他:“我可以问你的名字吗?”

曹丕有点惊讶。原本他以为这人是知道他家有钱,想来骗钱或者攀点关系什么的。

曹丕说:“你想干吗?”

司马懿说:“我想追你。”

挤在两人周围的人都或偷偷摸摸或光明正大地看了过来。

曹丕说:“我不认识你。”

司马懿说:“你好,认识一下,我叫司马懿。”

曹丕说:“我们才见过两次。”

司马懿说:“我对你一见钟情。”

曹丕说:“你看起来不像会一见钟情的人。”

司马懿当即作诗一首以示自己的浪漫情怀,“有美一人,婉如清扬……”

曹丕说:“别装,这是那个中二文青曹丕写的,我看过他博客。”

司马懿面不改色:“只是吟诗来表达我的爱情观。”

曹丕说:“那你继续吟。”

司马懿当然不吟,说:“你信一见钟情就行了。”

曹丕眯眼看他,“你怎么知道我信不信。”

司马懿心想那首诗就是你写的,手上却指了指曹丕背在身后的吉他,“你看起来像会一见钟情的人。”

曹丕顺着他的手看了看自己的吉他,又看了看司马懿,似乎在思考要不要信他。

就这样车到站了,在众人的目送下曹丕跳下了车,司马懿也跟着下了车。

曹丕走了两步忽然回过头来跟司马懿说:“我叫曹子桓。”

说完就看着司马懿,看到司马懿露出“啊!原来你就是曹子桓”的表情,曹丕才得意地转过身去继续往前走。

司马懿收回那个表情,忽然有点想笑。

刚刚自己做出的,以前很习惯现在有些生疏的配合,让司马懿心情非常好。

这是曹丕,换了个样子换了个名字,但是这些幼稚的小心理还是一模一样。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