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馒

评论的都是小天使/可能每对CP只有一篇文,而且发的东西很杂,请谨慎关注

【冰秋】不如学习(三)


7

一夜无眠,身心俱疲的沈清秋现在正懒懒地靠坐在办公椅上,拿着手机和隔壁桌的尚清华聊微信。
“这可是一条重大线索耶。”沈清秋看着一个美女头像在用尚清华的语气说,“根据你的陈述,洛冰河当时肯定是有喜欢的人的。如果是个女孩子,那是没有追不到的可能。但如果是个男孩子,就很可能会被拒绝。如果是个恐同或者渣男,小冰河就会收到巨大的心灵创伤,从此自甘堕落,从苍穹一中沦落于此……”
“……”沈清秋发现自己和尚清华聊天的时候发的最多的就是省略号。
尚清华还在描绘着他脑中洛冰河遭受的苦难,这时有个女孩子进了办公室,怯生生地往沈清秋桌边走了过来。
沈清秋赶紧强行恢复自己文雅的语文老师形象。
“老师,我是来跟你道歉的。”这女孩子一上来就稍稍给沈清秋鞠了个躬。
沈清秋有点懵,看了好几眼才想起来这是前段时间给他送过情书的那个女孩子,记得是叫许彤。
“对不起老师,邓志锋实在是太过分了。虽然我事先并不知情,但是怎么说也是我间接给老师带来麻烦的,希望老师能接受我的道歉。”
“邓志锋怎么了?”沈清秋莫名有点紧张。
“啊……”许彤惊讶地抬起头来,不知道该不该回答。
“没事你告诉我。”沈清秋说。
许彤有些不好意思,压着声音说:“就……我喜欢老师的事情被邓志锋知道了……他就说要给老师找点麻烦……不过昨天那个新来的洛冰河教训了他一顿之后,他已经不敢再闹事了。”
“……”沈清秋懂了。
柳清歌大概是觉得学生因为跟老师争风吃醋而寻衅滋事这事传出去对谁都不好,所以把事情压下来了。出于对沈清秋躺枪的同情也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他。
所以洛冰河是因为我才打架的?我昨天还凶他?!
沈清秋简直想抓着头发扑到桌面上了。
许彤被沈清秋的脸色吓了一跳,尚清华帮着聊了几句打发走了,然后一脸深意地看着沈清秋。
沈清秋扶额。他们都意识到了,那个恐同或者渣男,很可能就是沈清秋……

“给我来个柯南的BGM,我觉得我已经接近真相了。”尚清华吧吧吧地在手机上飞速地打着字。
“接受到暗恋对象的鼓励的洛小同学,怀着一腔兴奋准备跟对方表白,结果对方一夜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百思不得其解的洛小河开始追寻蛛丝马迹,发现对方在离校前曾和知道自己性取向的几名同学有过频繁接触,自然而然推测对方是因为讨厌而躲开自己,一时万念俱灰,堕落黑化。”
“……”虽然尚清华兴奋的样子很欠揍但是沈清秋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推测基本合理。只有一点,按照他对洛冰河的了解,他不是那种会自暴自弃的人。
“洛冰河是特地过来找我的。”沈清秋说。像洛冰河这样的好学生苍穹中学是不会轻易放手的,要转到N中来只能坏事做尽。
沈清秋感觉心在滴血。
尚清华一愣,又吧吧吧地打起字来。
“卧槽那很虐啊。我抽烟喝酒讲粗口,但我知道我是好男孩?”
沈清秋放下手机狠狠瞪了尚清华一样,然后发了一条:“你兴奋个什么劲?不如赶紧帮我找好下一个东家吧。”
“沈大大你算了吧,就算你换到天涯海角洛冰河也是要找到你的啊。之前不知道洛冰河喜欢你是另一回事,现在知道了你还想再玩一次消失?你以为你自己默默离开承受一切痛苦很伟大,其实反而给洛冰河带来更大的伤害……诶好有深度啊,我觉得我可以不写玄幻去写点都市言情了!”
原本陷入深深自责与纠结中的沈清秋一秒换上MDZZ.jpg。

说曹操曹操就到,谈话的中心人物洛冰河此时敲门进来了。
今天洛冰河穿上了N中的校服,提着一个小型蛋糕盒,推开门看见沈清秋,就笑得跟朵花似的。
“老师早上好。”洛冰河将蛋糕盒双手递给沈清秋,“我在家做了点甜品,特地拿过来给老师尝一尝。”
沈清秋接过蛋糕盒,打开看了下,里面是一个精致的小玻璃杯,盛着一碗纯白的双皮奶。
沈清秋想起一年前他跟洛冰河说过想吃广东的甜品双皮奶,一时间心里堵得慌,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说了句:“……谢谢”。
洛冰河眼巴巴地看着沈清秋,好像在等着他吃一口然后表扬一下自己。
单身狗尚清华在一旁毫无顾忌地看着两人。
“咳咳。甜点我先收下,课间休息也差不多结束了,你先回去上课吧。”
“好的,老师再见。”于是洛冰河只好带着周身的粉红色气泡离开了。

尚清华给沈清秋发了个doge。



8

从那以后洛冰河经常有事没事就去找沈清秋,大到人生理想的确认,小到上下学公交的涨价洛冰河都要找沈清秋倾述。而沈清秋却总是对洛冰河不冷不热。
进退两难。
沈清秋正在办公室里一边备课一边感叹,旁边的尚清华忽然低声哀嚎了一下。
“一年一度的书法比赛又来啦,班上没有人愿意参加啊!”
“公仪萧呢?”沈清秋随口应道。
“公仪萧不会书法,不想上去丢人。”尚清华说,“要不沈巨巨你去吧,我们班里就你写字最好看了!”
沈清秋无语地看了一眼尚清华,“叫洛冰河去吧,他草书写得不错。”
沈清秋刚教洛冰河的时候,就是因为他的字漂亮所以选他当课代表的。
“一脸我的得意门生的骄傲啊沈老师。”尚清华说完还啧啧两声。

一个星期之后的书法比赛颁奖大会,沈清秋站在他们班的队列后面,等着校长公布名次。
为公平起见,评审老师不能给自己班的学生评分,所以作为评委的沈清秋还没有看过洛冰河的作品。
但是他知道一等奖肯定是洛冰河的。在看了一轮“我是要当海贼王的男人!”、“忘羡大法好!”和“许彤我爱你!”之类的作品之后,沈清秋觉得洛冰河就算用草书写个“草”字都甩他们九条街,夺冠毫无压力。
“一等奖,洛冰河!请洛冰河同学上台领奖并展示作品。”
洛冰河走到台上,缓缓展开手中的宣纸,然后一眼看向人群最后的沈清秋。
沈清秋怔住了,洛冰河竟然没有写草书,他用正楷端端正正地写了八个字。
此夕我心,君知之乎?
沈清秋想起一年多前自己曾经给洛冰河讲过《与微之书》。沈清秋跟洛冰河解释说,这是一封向分隔两地多年未见的至交好友陈述挂念之情的书信。讲到最后一句“此夕我心,君知之乎”的时候,沈清秋发现洛冰河默默流下了眼泪。
他说老师我可以抱抱你吗?沈清秋张开手把他搂入怀里,洛冰河把头埋在沈清秋肩窝,双手紧紧地环抱住沈清秋。
那时候沈清秋以为洛冰河只是感同身受,现在想来洛冰河当时的心情要远比他想象得复杂。就像在拥有最珍贵的东西时目睹失去的惨痛,他流的是幸福又害怕的眼泪。
再看洛冰河写下的这八个字,每一笔每一划都如此清晰有力,仿佛在诉说着这一年里的痛苦和思念。
沈清秋的最后一道心理防线被彻底击溃了。

洛冰河拿着荣誉证书到办公室的时候沈清秋不在,尚清华看了看办公室门口脸色一下由晴变雨的洛冰河,问:“洛冰河同学,你来找沈老师吗?”
洛冰河:“嗯。”
尚清华心里吐槽这待遇跟沈清秋比也差太多了吧。“沈老师刚刚去图书馆后面的花园散步去了。”
洛冰河点点头,“谢谢。”

洛冰河来到小花园的时候,沈清秋正坐在树荫下的石桌边看书。夏日午后的阳光透过树梢落到沈清秋身上,斑驳明亮仿佛加了一层柔光。
洛冰河第一次见沈清秋的时候,沈清秋也是这样坐在办公室的窗边看书。那时候洛冰河就觉得沈清秋安静的时候有一种淡漠疏远,独立于尘世之外的气质。可是当他看向你的时候,眼中的温度会让你以为自己就是他的全世界。
“冰河,傻站在那里干吗?”沈清秋看着洛冰河。
洛冰河听到这声久违的“冰河”,花儿简直从心里开到了头顶。
“老师,书法比赛我拿了一等奖。”洛冰河把荣誉证书递给沈清秋。
“不错,戒骄戒躁,继续保持。”沈清秋特地站起来,摸了摸洛冰河的头,又问他,“为师不在的一年里,语文拿过满分了吗?”
洛冰河说:“学生没用,还没拿过。”
沈清秋说:“要继续努力啊,周末来找我补习吧。”

洛冰河愣了一下,开心到难以置信,带着点撒娇的语气凑近沈清秋,“老师不生我气了吗?”

沈清秋看着他有些小心翼翼的表情,心里软软的疼,终于还是说了句:“疼你还来不及呢。”

然后稍稍张开双手,洛冰河就扑过去猛地抱住了沈清秋。

洛冰河把头埋在沈清秋的肩窝,声音低低的地说:“老师,我好想你。”

沈清秋摸了摸他的后背,发现洛冰河瘦了很多,柔声道:“我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打架长身体,这一年里洛冰河也长高了不少,而且手劲之大让沈清秋有种被擒住的感觉。

“老师,这一次再也不会让你走了。”



正文完结。感谢阅读!

评论(13)

热度(74)